首页 > 暂未分类 > 真不想变成绝色大美人[无限] > 13、梦2

13、梦2

目录

    来的人是楼下的吴艳?

    是她。

    她怎么过来了?

    吴艳之前那件黑纱裙已经换掉了,身上是件白色短裙,脸上化着淡淡的妆,头发挽了上去,她正低着头拿着包,与之前的浓妆时的样子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她是要去上班?

    这个时候,虞浓犹豫了下,但想着救护车应该一会就能到,就顺手把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吴艳脚上没有穿以往的高跟鞋,而是穿了双白色平底鞋,平时看不出来,她其实个子只有160。

    她看到虞浓,笑了笑:“我听邻居说你妹妹摔伤了?”语气里有几分关切:“她人现在怎么样了?”吴艳没有换鞋,进来后,随手帮她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额有破了,刚去了诊所。”虞浓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阿姨带她去的吗?”吴艳目光自然地往卧室和厨房看了看,随口问。

    虞浓“唔”了一声,目光在她的鞋子和裙子上转了转,记得第一次见到她,是穿着红色,第二次见到她是穿着黑色,这次穿了白色。

    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,红色代表热情,黑色是内敛,白色是纯洁。

    主卧的门没关,吴艳很快就看到了趴伏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男主人,她惊讶地啊了一声:“你爸爸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样趴伏的人一看就不对劲,虞浓解释道:

    “他哮喘病犯了,刚刚晕过去……”虞浓没有提中毒和奶盒有针孔的事。

    牛奶是楼下送的,楼下的谁送的?

    她没有忘记,眼前这个人也是楼下的……

    吴艳一脸紧张的样子,“晕过去了?怎么会?”她一点也不害怕地快步走进主卧查探:“叔叔不舒服,你怎么不早说啊!”她靠近倒在床上的男人,弯下腰看了会儿,“这可怎么办?是不是要叫阿姨回来啊?”

    虞浓跟在后面,看着她,慢慢地对她产生了淡淡的别扭感。

    语气很惊讶,但,表情是不是太平静了点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叫了救护车。”虞浓道:“你要急着上班,就先走吧,急救车应该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吴艳正弯腰伸手拭了拭男人的鼻息,听到她的话,慢慢收回了手,直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你叫了……救护车啊!”她声音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虞浓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不过并没有惧意,如果是一个男性,有先天体力上的差距,她可能会更谨慎,但是吴艳是个女性,身高甚至没有她高,也不胖,对虞浓来说,这个人,对自己是没有威胁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救护车接到电话,最快也要五分钟才会发车,到咱们这个偏远的小区,加上晚上堵车路况,大概要二十分钟才能到。”她轻笑了下。

    然后扭头,看向桌子上没喝完的牛奶盒,突然没头没脑问了她一句:“你不喜欢喝牛奶吧?”

    虞浓目光在她和牛奶盒之间来回:“不喜欢,牛奶有股味道,我不喝。”这是真的,自从拣到那本让她又爱又恨的变美笔记后,牛奶已经入不了她的口了,除非饿到发疯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跟你妈妈一样,都不爱喝牛奶啊。”她直起身,“原来你不爱喝啊……”

    虞浓哪怕知道这个吴艳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但她忍住没动。

    从梦境回到现实的契机一直没有出现,以之前噩梦的经验,危险对于她,可能是回到现实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啧……”这个女孩正面转了过来,看向了虞浓。

    虞浓对上了一双慢慢变得疯批的眼神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疯狂的眼神。

    虞浓颈后汗毛全体起立,契机出现了!她慢慢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男人说,牛奶是楼下送的……

    楼下。

    吴艳。

    大方?

    “扎了针孔的牛奶,是你送的?”她问出口。

    吴艳看了眼倒在床上,偶尔颤动一下的男人。

    听到话后,立即又惊讶地望向虞浓,“原来你知道了?”她面对虞浓,直接承认了:“你很聪明,对,牛奶是我送的,很可惜,你不喝!否则,我也不用这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虞浓光洁的没有一点斑点的脸,想到自己遮瑕粉底液下面的斑斑点点,她才比虞浓大两岁而已,却比她老了十岁,这些都提醒她,美好的青春已去,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她的人生就要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呵,你知不知道,你很幸运啊。

    我花钱找了人在巷子里等着你,那么好的机会,竟然被你躲过去了,楚瑜坏了我的事,路过救了你。

    我千方百计介绍你进蝴蝶酒吧,销金窟进来你就别想囫囵着出来,已经说服你和你的家人,可是到了门口,你又自己跑掉了。

    我注射了溴化t的牛奶,你竟然也躲过去了没有喝?只因为不合你的口味?你害得我不得不上来亲自动手……”

    虞浓听完:???

    她想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也确实问出来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?这是因为什么?!疯了吗?

    问出口时,她的指尖已经有折射的光芒闪现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为什么?”

    吴艳笑了,她看了眼她:“对啊,你甚至都不知道,为什么我要这么做?

    因为!我的人生。

    都被你妈妈,赵美娟毁了,我的家,被她害得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我也想问为什么?为什么她和她的孩子丈夫,还能好好的活着?”

    赵美娟?之前门口有人叫干瘦女人美娟,原来干瘦女人的名字叫赵美娟。

    吴艳说完笑起来:“……姓赵的贱人!就为了争一个纸厂的工作,跟人污蔑我妈搞破鞋,还传得沸沸扬扬,我妈被开除后,想不开投河自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快有了继母,被继母虐待长大,后来我进了蝴蝶酒吧,明面卖酒实际卖身,现在我得了治不好的脏病,我的人生完了,你说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家破人亡,可害死我妈的人,却一直在我的头顶上,好好地活着!你说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啊,为什么!”

    她转头目眦欲裂地盯向虞浓,声音却异常的低微:“我妈被害死了,我也要死了,她赵美娟凭什么可以心安理得的活着?

    我要让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子女,一个一个死在她的面前,我要让她痛苦一生,得到应有的报应!”

    吴艳边说着话,边笑,她手,不知什么时候,悄悄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虞浓一直注意着她。

    吴艳手一动,她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当从包里露出了一点口红外观时,本来镇定的虞浓脑中警铃大作!

    这东西,别人不熟悉,虞浓不能不熟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……她平时拿来对付坏人的手段吗,她万万没想到有一天,会有一个女人,对她用这个……

    天呐!

    那不是别的,是制暴喷雾!

    两臂的距离,对她而言简直就是绝对命中!

    只要按下二元阀门就能全方位,任意角度喷射,绝无死角!

    虞浓面对刀都不怕,可她的嗅觉太灵敏了,这种大范围喷射对她来说,只要闻到刺激气味她就得昏了,这东西的杀伤力,对她来说,简直是虐待!

    她在见到那东西一瞬间,立马头也不回,掉头就跑!

    喷雾最远射程三米。

    在这个窄小的房子里,它简直无解。

    虞浓只能以最快地速度,冲向了大门。

    但千防万防没有想到对方不但关上了门,不知什么时候还扭上了锁。

    哪怕虞浓手速飞快,拧锁,开门,冲出去。

    但距离还是无情地缩短了。

    吴艳没想到,真的没想到,安静地站在那里的虞浓,一旦动起来,反应会那么快,嗖地就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来的时候,还特意穿上了纯洁的白裙子,平底鞋,上学的时候她可是短跑第一,跑是她的强项,她甚至进来的时候,特意关上了门,还上了锁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眼睁睁地看着虞浓开了门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她都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,就绝不能让赵美娟的孩子逃出去一个!

    赵美娟全家,都得死!

    拉近了距离后,吴艳毫不犹豫地对着虞浓按下阀门。

    虞浓一窜出去,就隐隐闻到了味道,疯了吗?竟然对着背喷?但对方确实疯了。

    她喷了!

    刺激气味包围了她。

    她打开门,冲出去。

    来不及了,来不及了!这么剧烈的跑动,她不可能不呼吸,一旦她吸到,就完了。

    她一开门就看到楚瑜。

    他站在402的门前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虞浓几乎想都没想地一下子钻到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楚瑜一直在四楼到五楼徘徊,本想下楼敲门,但好像听到了里面女人吵架的声音,他退后犹豫了下。

    没想到门突然被打开了,看到虞浓红着眼晴,冲了出来,速度非常快,他有一瞬间以为赵美娟要打她。

    他想都没想的伸手接住她,将她护在怀里。

    但随后,就看到了追出来的吴艳。

    吴艳脸色狰狞,手里正高举着一个喷雾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断地朝他们喷,企图喷到脸和眼晴。

    一切来不及。

    在喷雾朝着他喷过来时,楚瑜没有伸手挡住自己的脸,反而用手紧紧的护住了怀里人的额头和眼睛,快速地转过身,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那片喷射而来,有着强烈刺激气味和灼烧感的液体。

    虞浓头埋在楚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