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修真 > 苟在妖武乱世修仙 > 第8章 青禾剑(求推荐)

第8章 青禾剑(求推荐)

目录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

    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神意图?!”

    陆蛇怒喝一声“好胆,敢觊觎我红蛇武馆秘传?”

    他双腿肌肉隆起,皮肤浮现出不正常的殷红,像是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不过区区神意图,你武馆中多少入室弟子都看过了,又如何?有几人气血三变,又有何人成功练力?”

    慕苍龙缓缓摇头。

    对于武馆而言,武功只要钱给够,那都是可以卖的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陆蛇如此,只不过是在故意自抬身价罢了。

    “陆师傅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方夕开口了“我只要神意图观看半日即可,为表诚意,愿意献上纹银千两!”

    陆蛇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红蛇馆主在这一刻,似乎终于明白为什么佘雷都要红了眼,向自家武馆学徒下手了。

    这位方公子,真特么的跟传闻一样,是一头大肥羊啊!

    最终,陆蛇开口,声音干涩“成交!”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纠缠,实在是对方给得太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红蛇腿神意图!”

    一间静室内。

    方夕望着手上的一张兽皮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在兽皮之上,只有一道道杂乱的纹路,宛若泼墨山水画一般,只是寥寥数笔,却又诡异得传神,展露出一片山林之间的景象。

    而在山林之中,草地之上,一道道扭曲的曲线宛若蛇影,纵横来去,令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传闻之中,必须蛇行八法达到气血三变的地步,才能观看的神意图,果然有些门道。”

    方夕略微点头,露出沉吟之色。

    这神意图十分古怪,普通临摹绝对无法获得神意。

    唯有真正的红蛇武馆核心弟子,日夜对照练功,才有可能练出真力!

    “不过,这只是对普通画师而言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方夕手掌一翻,浮现出一枚空白的玉简。

    他将玉简贴在额头,灵识探出,将红蛇神意图一点一点地烙印在其上。

    这是修仙者记录秘籍的手段!

    无论是何种古籍、图谱……都能保证‘复刻’一般的效果,甚至不失神韵,惟妙惟肖!

    ‘这红蛇神意图当初既然是人画出来的,就代表可以被制作,凡俗之人无法临摹,只是实力、境界不够……我用修仙者灵识复刻,也算是取巧……’

    片刻后,方夕望着自己玉简中的神意图,感慨一句。

    若只是在这个大凉世界,那恐怕唯有将红蛇腿修炼到极其高深境界的武师,才能尝试描绘这神意图。

    而现在,他轻易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‘陆蛇之所以答应,也是认为我短时间内无法临摹与记忆吧?’

    ‘现在,可谓是狠狠失算了呢。’

    想到这里,方夕不由十分满意,出去交还神意图,任凭陆蛇检查,还送上谢礼。

    陆蛇将神意图翻来覆去,确认是自己的真品,直接一抱拳“山高路远,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方夕知晓,此人必然是记下了这次梁子,但根本无所谓。

    反正红蛇腿真传都在自己手上了,日后也没有需要求到此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到了大凉之后,方夕的顾忌当真是少了许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眼间,就是半个月过去。

    南荒修仙界。

    方夕望着屋外已经开始融化的积雪,在屋檐下伸出手,接了一滴雪水“冬去春来,雪水煮茶,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。”

    距离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半个月,他正式放弃红蛇武馆,拜入白云武馆中,每日接受慕缥缈的训练,白云掌也算初入门径。

    而在南荒,紫幽山的热潮还未远远结束,各种符箓法器的价格飞涨。

    说起来,方夕上次购买符箓,还算小小赚了一笔——现在都涨价了。

    “不,没有卖出,就根本算不上收益,我也不会卖……”

    方夕叹息一声,来到坊市。

    出乎他预料的,这里的人气比半月前暴增许多,多出大量修士,将各种摊位挤满。

    而符箓与法器这种能立即增加战力的物品,价格却开始一路跳水。

    相对应的,则是多了许多售卖紫幽山秘境所出材料的摊位,方夕只是看了一眼,嘴角便有些抽搐。

    那个号称秘境内法宝残片的东西,不就是之前坊市中黄老头所售卖的那一块么?号称专坑菜鸟的玩意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大量鱼目混珠的假货,仿佛一夜之间,每个摊主都成了秘境赢家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些东西九成九都是赝品!

    哪怕是真货,方夕也买不起。

    因此,他心态很好,只是看看,然后凑到人群中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“可恨!”

    “紫幽山秘境乃天降机缘,司徒家与红叶谷凭什么不让我们散修进去?”

    不少修士义愤填膺,方夕也了然。

    原来是司徒家出手,不仅如此,还跟附近的一个筑基势力——红叶谷联合,封锁了紫幽山,这些散修只能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据说对方连筑基大修都出动了,炼气修士只能望洋兴叹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起来,老麦头也该回来了吧?马上就春收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夕一边感慨,一边逛着摊位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他或许可以完成之前的夙愿,低价收购一件下品法器!

    他一家一家摊位看了过去,此时的摊位上,不少法器都有折损,有的还沾了血迹,显然不是来路不正,就是经历过惨烈的拼杀。

    并且……对他而言价格还是太高。

    方夕也不懊恼,随意浏览过去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脚步在一个摊位前停下,望着摊位上的一柄飞剑类法器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这柄法器只是一阶下品,形如青禾,长一尺三寸,表面有着数个缺口,损坏已经相当严重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这柄飞剑法器,方夕认识!

    正是当初老麦头压箱底的佩剑!

    此物出现在这里,老麦头的下场已经不问可知。

    方夕内心一叹,望了望摊主,是一个黑衣大汉,脸上蒙着面纱,身上带着一股煞气。

    ‘说不定老麦头就是死在此人手中。’

    就在方夕感慨之时,这黑衣大汉似乎也有所察觉,看向方夕“小子……莫不是看上某家之物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低沉,带着一种危险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知这柄下品法器飞剑作价几何?”方夕试探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普通下品法器,售价在五到十块灵石不等,这柄飞剑算你便宜点,四块灵石。”黑衣大汉回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莫要消遣我。”方夕脸上浮现出急色“这法器已经接近破损,再加上如今法器跌价,四块灵石着实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出多少?”很显然,黑衣大汉之前只是随便报个价格宰肥羊,此时听到方夕的话语,立即改口。

    若真是按照四块灵石,这柄法器恐怕到死都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“一块灵石!”

    方夕想了想,比出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你在消遣某家?”黑衣大汉怫然不悦“最少三块灵石!”

    “你看这法器,阵法纹路都有裂痕了,说不得法力运转都不灵便,而剑刃之上还有缺口,跟人对剑说不定就断了……”毕竟是在坊市中,方夕胆子大一点,敢杀杀价。

    一番讨价还价之后,最终以两块灵石外加三颗灵晶成交。

    方夕脸上满是肉疼,扣扣索索地从全身找出各种细碎灵晶,总算凑齐了价格,买到手‘青禾剑’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一次购买法器飞剑之后,也的确耗尽了他所有的库存,接下来一段时日连灵米都吃不起,只能吃凡人的大米了。

    但方夕很愿意,也觉得很值得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趁着现在市场混乱,法器价格大跳水的时机,他想要入手一件下品法器,并不是如此容易之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棚户区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关上房门,方夕取出青禾剑。

    他望着这一柄飞剑,脸色阴晴不定,剑刃之上的寒光照耀在方夕脸上,带来别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良久,方夕放下飞剑“想不到……我人生第一件法器,竟然来自老麦头。”

    想到当初老麦头取出飞剑,拼死一搏的情景,方夕不由暗自感慨,更是警醒自己,决不能学老麦头!

    他有着金手指,日后为人处世当留有余地,绝对不能为了一点蝇头小利,就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!

    “幸好,司徒家与红叶谷联合,平息了骚乱。”

    方夕收起青禾剑,准备明天就去大凉世界,好好学一学法器操纵的手法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也感觉轻松了一点。

    之前那种混乱的环境、骚动的人心,着实令方夕不喜。

    如果骚乱再继续下去,他都准备离开坊市一段时间避祸了。

    “即使是现在,也并不算特别安全。”

    方夕扫视了一下周围,心里做下决定!

    他要挖洞,挖一个地窖,最好再准备逃生通道!

    这是一个大工程,但可以慢慢做。

    并且,日后穿梭两界,可以选在地窖中进行!

    这也是一层遮掩。

    

    ;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