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明月栖山阿 > 第30章 作诗

第30章 作诗

目录

    “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,曲水流觞,作诗抒怀。今日邀诸位前来,珍馐美馔自不必说,宴后若客人有意,赋诗一首,更是妙极!”

    台上是一位敦厚却略显书卷气的中年人在说话,他看了眼台下众人,接着道:“我们家主人会选出词意俱佳的十首诗,命人誊抄出来后挂在晴窗斋供人赏析,各位可属真名,也可化用假名,但凭君意。”

    他朝身边小厮示意,立马就有人奉上笔墨纸砚在各人身后站定。

    “现在开宴,诸君请!”

    随着讲话的结束,宴会也渐渐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向周围人问点子的,也有摆了摆手说自己才疏学浅,一时半刻写不出来的。但也有不少人拿上纸笔,文思泉涌,洋洋洒洒提笔抒怀。

    沈玉芙提笔,思索片刻,也在纸上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碧水高挂落山涧,流云凝脂笼凡尘。天公抖擞降甘霖,急风骤雨卷桃花。曲水流觞才人聚,壮志高飞曙光来。今朝停杯问山色,笑答明年花倍开。”

    明年此时,宴会中定有人能高中,春风得意马蹄疾。那时流云小筑这片桃花林,必然芳菲漫天,倍艳于今日。

    沈玉芙停笔,在落款处却有迟疑,她不想用本名,细细想了想,那就化名池玉好了。

    如此才将写好的诗与笔砚一同放进了文盘里。

    宝琴见人将诗写好了,才凑过小脑袋来瞧,她也看不出什么好坏,只小声嘀咕着:“果然我们家姑娘最最厉害了,作诗什么的根本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沈玉芙哑然失笑。宝琴现在读书虽然只学了点皮毛,但吹捧人的功夫已然练得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作完诗二人享受起这流水筵席来。如意鱼卷、龙须四素、绣球乾贝、山珍刺龙芽……

    这些可都是聚福楼里的顶级厨子都难做出来的手艺,料想这晴窗斋主人定地位不凡。

    她敛眸思索,竹叶摇晃时,斑驳的日光洋洋洒洒从她斜上方落下。不仅头上的发簪缀着光,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下似在发亮,愈发衬得人眉眼迤逦。

    顾如琢也写完了诗,没急着享用菜品,倒是又捞了盏南山雪。

    他嘴里喃喃,“一点朱唇芙蓉面,姣颜照水落花羞。”看向垂首在一旁,整个人笼在细碎日光下的沈玉芙。

    虽写了首不应景的诗,倒是十分应人。

    宴至中途,该写诗的也都洋洋洒洒写完了,该吃喝的也差不多有了个半饱。有人却在此时提议起来,曲水流觞,才子齐聚,如此良辰美景机会难得,又怎么能不行一场飞花令。

    于是众人一致同意,以“花”为关键字,花字在诗中是第几个字,便由随后的第几个人来接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打了头阵,“桃花一簇开无主,不爱深红爱浅红。”

    有人立马反应过来,接诗。“花落家童未扫,莺啼山客犹眠。”

    “江碧鸟逾白,山青花欲燃。”

    “西塞山前白鹭飞,桃花流水鳜鱼肥。”

    “正怜美酒杯中绿,又叹飞花席上红。”

    “宿雨初晴夏日长,入帘花气静难忘。”

    “箫管曲长吹未尽,花南水北雨濛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山河锦绣永无极,烂花繁锦明如斯。”

    直至最后一人对罢,这次曲水流觞才算尽兴。

    筵席已至尾声,众人也零零散散地散去。眼看沈颂带着沈明珠跟在李明煜身后走了出去,沈玉芙自屹然不动。

    温锦颜有些好奇的来问她:“你不和沈大公子一起走么?”

    沈玉芙对着她笑了笑,姿态很是舒缓,“我本不是和哥哥一道来的,不过偷溜过来图个新鲜,可不能被他瞧见了。”

    温锦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常珂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傻乐的温南潇,只见他摸到一旁寻了个圆润的小石子投进溪中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便悄悄凑过来说:“你不像来凑热闹图新鲜的。”说完又撇过头瞧了一眼温南潇,道:“我看他才是图新鲜来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不禁同时发笑,引得温南潇一愣。

    温南潇看见其中笑得最欢的自家妹妹,立马像个小豹子似的龇着牙没好气地问:“你又在背后编排我什么了?是不是见不得你哥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,拿腔拿调附庸风雅。”

    温锦颜更乐了,笑得花枝乱颤,“这词语不是这么用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又指了指常珂,“喏,我今天可没编排你,是常珂说的,说第一次见你参加诗会呢,可真稀罕!”

    温南潇肉眼可见的慌乱了两分,脸都有些红了起来,但仍支着气势反问:“我还不能来了?”

    常珂忍住笑意,看向他。这一眼看过去,温南潇顿时气势全无。

    常珂:“我看你坐我旁边憋的实在委屈,咬着笔杆没写出几个大字,摸石子倒摸得勤快。”

    温南潇委屈,小声反驳:“小爷我虽然作不出什么诗,但是我可会耍枪舞剑了。不信你问!”

    温锦颜一看话题要跑偏,一提到耍枪舞剑她回去必定要被她哥督着看他练剑,立马岔开话题:“我信信信——,你瞧这天色也不晚了,我待会儿还得送常珂回家呢!”

    温锦颜起身拉着常珂,对沈玉芙使了个眼色,回头又对温南潇说了句:“哥,我们俩先走一步!”

    沈玉芙含笑看着三人,只见温锦颜拉着常珂急匆匆出了垂花门,像是躲什么洪水猛兽,独留温南潇一人立在原地一脸不爽地摸了摸后脑勺。

    温南潇:“走那么快干嘛,咱们俩不是走一条路回家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得送我回府,还真不是走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顾如琢看着他们几人,适时开口。

    温南潇这时才一拍脑袋,“得得得,谁让你不备马车的?”

    顾如琢微笑反问:“那又是谁一大早跑我府上催我出门,还打包票怎么来的就怎么送我回去,让我都不用吩咐了?”

    温南潇认栽:“行吧,顾大公子,那咱们现在回府。”

    顾如琢这才骄矜地点了点头,但脚步却是没动。

    温南潇人都走外面去了,才发现人还没出来,倒又是一阵好等。

    “沈姑娘不走吗?”

    “世子先行,我在山谷中再多
目录 书签
重生后宝贝每天都在打脸 封先生的撒娇精又奶又甜 我钓的鱼能升级全文阅读 我要从电脑里出去!起点中文网 民俗从湘西血神开始免费阅读 梦想文学 书海之韵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共暖文学网 这个影帝只想考证 我的玩家在末世刷刷刷最新章节 乱世书最新章节 进狱系男神:特长送人进去吃牢饭最新章节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