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明月栖山阿 > 第32章 晴天霹雳

第32章 晴天霹雳

目录

    参加完诗会,沈颂带着沈明珠回了侯府。能在路上巧遇三皇子,他也没想到。

    二人的车驾在进了城内后便分道扬镳。提笔作完诗后,他与三皇子互相探讨过,李明煜显然觉得他作的诗不俗。

    沈颂唇角一勾,也不枉他这么些天请了那么多写手,稍加润色修改,便又是一篇好文章。

    沈明珠瞧着沈颂很是高兴的样子,胆子也不自觉大了些。

    她问:“哥哥因何事而高兴?”

    沈颂看着面前乖巧明丽的妹妹,倒也没有吝惜笑容。

    他答:“三皇子夸我的诗作得很好,想来明年春闱又多了几分胜算。”

    沈明珠很是高兴,若沈颂明年高中,不仅整个侯府,连着她,面上都会有光。

    她喜滋滋的,“哥哥博学多识,才思敏捷,来年定能高中!”

    沈颂被她恭维的浑身舒爽,不自觉松下了平日里老是绷着的一张脸,显出几分少年气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不懂母亲为什么非要他带二妹妹来参加诗会,但此刻喜悦有人分享,倒也是美事一桩。

    沈明珠瞧着人面色和蔼,春风得意,不禁开口打探:“诗会上坐在哥哥身旁的,竟就是三皇子么?”

    沈颂点点头,道:“是三皇子不错,当时匆忙入会,也忘了为你介绍。”

    沈明珠眼睛一亮,他便是三皇子,皇家血脉人中龙凤,俊美不凡,难怪通身的贵气难以遮掩。

    她接着夸赞:“三皇子人中龙凤,哥哥能交到这样的朋友,明珠实在为哥哥高兴。”

    沈颂嘴角荡开一抹笑,“不止朋友,再过不了一年,等玉芙出嫁,到时芙儿便是名正言顺的三皇子妃,我们两家便是姻亲了。”

    沈明珠脸上的笑容顿时兜不住了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她追问:“三皇子妃?”

    沈颂点点头,看她大惊小怪的模样,不自觉又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他道:“德妃很是属意芙儿妹妹,想来待芙儿及笄,不久三皇子府上便会抬来聘礼。”

    沈明珠瞪大了眼睛,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沈玉芙,三皇子妃。

    她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将这两个身份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沈玉芙她凭什么?明明我才是名正言顺的侯府嫡女,如今嫡女名头被占,现下她属意的男子竟也被沈玉芙占去!

    想到日后沈玉芙当上了三皇子妃,便更加高高在上,对她颐指气使不可一世,她便妒火中烧,难以自抑。

    三皇子妃,若日后三皇子成为太子,那沈玉芙便是太子妃!如若日后三皇子继位,那沈玉芙岂不是要变成一国之母?

    不行,绝对不行!

    沈玉芙一个商户之女,血脉卑劣,如何能一步步都踩在她沈明珠的头顶上,让她喘息不得!

    沈明珠脸色一顿变幻,如遭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沈颂看她面色如土,有些担心:“明珠,你脸色不太好,可是身体有恙?”

    沈明珠扯起嘴角笑了笑:“无事,刚刚忽觉腹痛,可能是吃坏了东西,不过现下已经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沈颂见人这般说辞,倒也没有多想,又向外吩咐了一遍:“加快速度,赶紧回府。”

    外面人应了一声,马车驶的又稳又快,倒是很快就到了义勇侯府。

    回到了明珠阁,沈明珠的心就像被妒火烧红的烙铁,在滋滋作响,让她理智全无。

    她关上门窗,将桌上茶盏玉壶一扫而下,引得屋内一阵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在屋外候着的知画等人都不敢上前询问,只站在门外瑟瑟发抖,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等响动停了,沈明珠气消了大半,才厉声把屋外的丫头给喊了进来。

    知画推开门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,低着头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沈明珠瞧她这样,突然又气不打一处来,随手甩了串珠子砸到她额头上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怕什么,我还能吃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知画把落在毯子上的手串捡起来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她小声回答:“奴婢不怕。”

    沈明珠看着她额角起了个大包,倒也没再发作,声音也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吩咐知画:“去澜春苑里把母亲给我请过来,就说我难受。”

    知画应了一声“是。”就飞快的跑出屋去,给大夫人那边传话。

    知画气喘吁吁赶到澜春苑时,林惜云正在院里准备染蔻丹。

    听到知画说沈明珠难受不舒服,她当即撂下染盅,领着两个小丫头向明珠阁去了。

    刚踏入明珠阁苑门,还没到沈明珠闺房,就听到屋里传来呜呜呜的哭声,听着声音幽切伤心至极。

    林惜云让几个丫头在外面候着,她自己进了屋内。

    看见地上迸裂的茶盏碎片,她又吩咐人进来打扫,随后才走向伏在桌上哭个不停的沈明珠。

    “娘的心肝,你可是受了什么委屈?”

    林惜云心里纳闷,不是好好的出去参加诗会,怎么回来就成了这番样子。

    她轻声细语地哄着,沈明珠听见动静,便知是母亲来了,随即收起哭腔抬起头,泪眼朦胧的看向林惜云。

    “母亲!”

    她一头钻进林惜云怀里,又是一阵呜咽。

    林惜云拍了拍她肩头,轻声问着:“又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明珠擦了擦脸,又仰起头看向林惜云。

    她道:“女儿今日在诗会上瞧见了三皇子,真真是一见倾心。可是母亲为何不早早告诉女儿,那沈玉芙竟会是今后的三皇子妃!”

    林惜云心里咯噔一下,是有这么回事。年前宫宴德妃还拉着她说话,赐了她一根簪子,说很是看好义勇侯府嫡女云云,由她代为转交。

    林惜云开口:“是有这么回事,但皇上都没下旨的事儿,做不得定论。你从哪儿听来的,万万不可传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沈明珠眨巴着眼睛看她:“是大哥哥告诉我的,母亲,你说这事儿还没有定论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林惜云没点头也没摇头。其实按德妃那个意思,八九不离十是板上钉钉了,况且侯爷也暗中站队三皇子,若两家有姻亲关系巩固,那自然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只是她瞧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沈明珠,有些动摇起来。

    沈明珠见人不说话,摇了摇林氏胳膊:“母亲,您说的可当真?”

    林惜云无奈点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