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明月栖山阿 > 第31章 攀关系

第31章 攀关系

目录

    二人坐上马车,温南潇吩咐马夫驾马,回头就瞧见顾如琢放下了车帘。

    他随口一问:“你刚刚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顾如琢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温南潇又想起他和沈玉芙一起走出苑门的场景,有说有笑,温柔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追问:“你在看沈姑娘?”

    顾如琢:“……看桃花。”

    温南潇不信,掀开一旁的帘子,把头侧了出去。

    桃花林下,只见一道单薄的身影。风一吹,落红飞舞,裙摆微扬,她身立其间,就似乎极得阳光厚爱,背对着人,也能看到发梢闪着熠熠辉光。

    温南潇放下帘子,给出了一个十分中肯的评价:“我觉得沈姑娘比桃花好看。”

    顾如琢闻言摆出一个十分完美的笑容,眼眸却如墨般黑,酝酿着丝丝不爽。

    他皮笑肉不笑地问:“好看么?”

    温南潇点点头,用“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”的表情望向多年好友,语气十分真挚:“反正我是这样觉得。不过你从小就不近女色,和一群硬邦邦的大老爷们在一起,可能没什么概念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用一种“我都明白”的表情安抚他。

    此时马车已驶出去好远,再望不见那一片桃林绯色了。

    顾如琢有点被气笑了,良久才回了他一句:“我也觉得。”

    温南潇被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说得一愣,反问:“你觉得什么?”

    顾如琢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温南潇又和驾马的小厮聊了起来。一会儿说回府提拔那小厮,让他当自己的陪练,一会儿又问他可有意中人,要不要自己帮忙牵线搭桥。

    顾如琢懒得理他,只是又想起了桃林那一瞥。

    她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,伸手去接落花的瞬间,长发被吹散,丝丝缕缕的墨发有的贴上她的颈侧,有的贴上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花儿飘落了,手也垂了下来。虽是一个简单的动作,却莫名透着点孤寂。

    这样的沈玉芙他还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他白净俊朗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坐在平稳的马车上,视线漫无目的。她是义勇侯府嫡女,才艺双全,平日里与各家贵女打交道,头上还有父母哥哥的宠爱,可谓是美满幸福,应当与孤寂沾不上边。

    可是她站在那里,那种被巨大的孤独感笼罩住的感觉,让他无声沉默。

    沈玉芙愣愣瞧着花树,直到宝琴说马车已经停在外面了,她才回神。

    “姑娘,咱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齐向外走去,却在快要上车之际,被人喊停。

    “姑娘,还请留步!”

    沈玉芙扭过头去看他,是位模样俊俏的公子,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宝琴盯着他,突然想到了什么,长长“噢——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笑眯眯地对男子道:“我们姑娘心善,帮了人都是不求回报的!”

    池岱脚步一顿,却还是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今日穿着整洁,虽不是华服锦衣,却步履从容自带文人难拓的风骨。

    自上次一别,他重新在京城谋了个营生,一边在私塾教书,一边挑灯夜读。他本来就是扬州城的举子,上京也是为了春闱,为了自己的命运博一博。

    这次参加诗会,却无意间遇见了沈玉芙,确实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他席间多次按捺不住望向妹妹,却还是得忍住与她相认的一颗雀跃之心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见宾客渐稀,他才敢出言留住她,与之攀谈。

    他拱手行礼:“沈姑娘。”

    沈玉芙停了上马车的动作,听宝琴提醒也想起来了一个多月前的“讹诈”事件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么快就又在诗会上见面了。

    她微笑:“还不知该如何称呼这位公子?”

    池岱:“不才姓池单名一个岱字。姑娘喊我池大哥便可。”

    宝琴在一旁听着笑了,这是寻死不成,又来攀关系来了?

    “我家姑娘身份尊贵,怎可随意喊人大哥。公子若要攀关系,也得擦亮眼睛才行。”

    池岱一时情急,倒是犯了错处,脸色有些窘迫,可很快他又难过起来,今生若再无交集,这声“大哥”,怕是这辈子都要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沈玉芙瞧见人脸色变了变,明明轻快的眸中突然涌上一抹浓重的悲戚,不禁狠不下心来。

    她瞧了宝琴一眼,让她噤声。

    沈玉芙轻声问道:“池公子,今日喊住我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池岱掩饰好自己莫名的心情,很快又变得从容不迫,抬头看向沈玉芙:“这是姑娘上次给我的帕子,我已经洗净了,特地来还给姑娘。”

    宝琴闻言接过那方帕子。洁净的帕子上有着淡淡的皂角香味,右下角绣有一朵开得正盛的芙蓉花,这绣工是义勇侯府上的,错不了。

    宝琴向自家姑娘点点头,又不好意思地向池岱道歉:“对不住,池公子。”

    池岱对她笑了笑,表示没事。

    沈玉芙:“多谢池公子,不知公子来此参加诗会,可也是为了明年春闱?”

    池岱点点头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沈玉芙瞧着人面色红润了许多,比起一个月前那副颓废自弃的样子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她道:“那便提前预祝池公子进士及第,登塔题名。”

    池岱没有回话,心底早已暗暗有了目标。

    眼看天色渐晚,宝琴催着人回府。

    池岱这才道:“承姑娘吉言。还望姑娘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沈玉芙微一颔首,就入了车内,马夫正要驾车,宝琴又伸出脑袋来。

    “天色已晚,池公子可不要贪恋桃林美景。快回吧!”

    池岱点了点头,目送沈玉芙的马车离去,一如当日。

    他想,他的妹妹被侯府教养的很好,善良又聪慧。

    但是他在筵席上不仅见到了玉芙,也同样见到了那位叫了他十几年大哥的池瑶。

    看着池瑶坐在另一位男子身边有说有笑,他眉间却不自觉凝上一股戾气。

    她们俩同在侯府,可是如若有一天玉芙发现了真相,他希望他也有足够的能力将妹妹养好,不让她受委屈,能让她永远明媚恣意的笑着。

    至于池瑶,这样的一尊大佛,这样的一只白眼狼,池家再也不会欢迎。

    想到双亲的故去与池瑶离不开干系,他便
目录 书签
花醉文学网 神话大汉,冠军兵圣免费阅读 末日怎么才来?我欠款都还完了最新无防盗 思她文学网 让美食成为宠兽是否搞错了什么百度百科 诗意小说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txt下载 予拥阁 【快穿】万人迷渣受作死日常 搁浅阁 人生交换后,大小姐提刀上门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