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修真 > 合道 > 第十九章 初次狩猎

第十九章 初次狩猎

目录

    

    第二日,秦子凌没有去武馆。

    因为按常理而言,跟他如同家人的印染月今日要被带去徐家堡,他这位少爷不应该像没事一样,一大早还按时去城里武馆学武,最正常的做法是呆在家里。

    当然就算秦子凌真去武馆,以他的身份和这点本事,徐家堡也绝对不可能怀疑到他身上来。

    不过出去谨慎考虑,秦子凌还是留在家里。

    一早上,印染月和崔氏还是愁眉苦脸,惶惶不可终日,尤其崔氏时不时还要偷偷落几滴眼泪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一位中年农妇一脸激动地冲进了秦家。

    “崔大姐,崔大姐,好事情,好事情,这回染月不用去徐家堡了。”中年农妇一进门,立马嚷嚷道。

    正在缠丝线的崔氏和印染月闻言都浑身一震,崔氏更是紧张地一把抓住那中年农妇的手,一脸紧张和不敢置信道“狗子她娘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呀,染月不用去徐家堡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这回崔氏和印染月都听真确了,眼珠子都瞪圆了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听到消息,昨晚那个徐七少爷死掉了,曹正斌父子正慌慌张张地往徐家堡赶呢!指不定就是昨晚在他家喝多了酒或者吃坏了什么东西,否则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死就死了呢?”农妇回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!”崔氏和印染月闻言目瞪口呆,她们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。

    “不过死的好呀,这样染月就不用受那淫贼糟蹋了!”农妇压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错,没错!”崔氏突然放声大笑起来,然后拉着农妇的手道“狗子她娘,太谢谢你了,你先别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崔氏转身回屋拿了四五个鸡蛋,塞到农妇的手中,道“带回去给狗子吃,这孩子正在长身子,可不能亏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如何使得?”农妇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,你可是给我报了个大喜。”崔氏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农妇憨厚地笑笑,开心地拿着鸡蛋走了。

    目送农妇拿着鸡蛋离开,崔氏喜极而泣地抹了把眼角的眼泪,转向一边的秦子凌,道“儿啊,还真被你说准了,这恶人果然遭了老天报应!”

    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印染月闻言想起昨天半夜秦子凌外出的事情,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娘、染月现在你们总算可以安心了,那我现在赶去一趟武馆。”秦子凌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安河村,秦子凌并没有去郡城武馆,而是去了离安河村十里开外的一处山岭附近转悠。

    对秦子凌而言,现在最缺的是进补气血的肉食药材,而不是苦练。

    秦家现在家境贫寒,他根本购买不起进补的肉食药材,只好想办法入山狩猎。

    这处山岭名叫西嵊山,是乌阳山的支脉山岭,虽然只是支脉,却也山高林深,多悬崖峭壁,怪石嶙峋,毒虫猛兽众多。

    不是老猎人,一般不敢往这西嵊山乱闯,所以也算得上是人迹罕至。

    现在,秦子凌就是趁着白天有时间来踩点,熟悉周边地形,以便晚上入山狩猎。

    晚上入山狩猎自然非常凶险。但秦子凌最大的凭仗是他有铜尸保镖兼助手还有神魂之术。

    铜尸是见不得光的,神魂施展出窍之术时,本体同样也是见不得光,一旦被人发现,走漏消息必会引来大麻烦甚至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所以,经验最丰富的的老猎人都是白天入山狩猎,而秦子凌这位从没有狩猎经验的武徒却需选择晚上入山狩猎。

    秦子凌在山岭外围和周边一直转悠到太阳落山,寻到了几处适合他本体藏身的地方,方才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农村人没什么娱乐活动,吃过饭,天一黑,没什么事情也就上床睡觉了。

    秦子凌估摸着家人和隔壁邻居都应该已经入睡,便一身黑色劲装,随身携带一个麻袋和一把砍柴刀,悄悄离开了家一路往西嵊山而去。

    黑夜下,西嵊山一片静悄悄,不时响起几声夜枭的叫声,听得人心头发渗。

    秦子凌站在山脚下,抬头望着黑漆漆一片,高大的树木就像群魔乱舞一样的山岭,咬咬牙,唤出通臂灵猿铜尸,小心翼翼地进了山。

    虫豸毒蛇什么的似乎能感受到铜尸的危险气息,秦子凌敏锐的目光好几次看到黑夜下,有些虫豸毒蛇还没等他们走近,便远远遁走,倒也省了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否则这大晚上的,山岭里到处是虫豸毒蛇,就算秦子凌如今五感再敏锐,也是要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有通臂灵猿铜尸开路,秦子凌很快就找到了白天选中的一处岩洞。

    这岩洞不大,也就够一两个人藏身。

    秦子凌白天已经勘察过,这岩洞后面是结实的岩壁,没有缝隙出口,只要让铜尸守住洞口,他不用担心身后会有什么虫蛇猛兽袭击,可谓是没有任何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岩洞的前面有数块大岩石和数棵歪脖子松树挡着视线,刚好可用来遮挡铜尸。

    当然大晚上不可能有人在西嵊山出没,不过出于谨慎考虑,秦子凌还是认为铜尸能隐藏起来总比毫无遮掩地站在那里更强。

    钻入岩洞,确认过岩洞里没有什么虫豸毒蛇,秦子凌吩咐通臂灵猿铜尸潜伏在洞口,守护本体,他则盘腿入定,施展神魂出窍之术。

    很快神魂一跃而出,从岩洞中飘飞出去。

    夜晚无光,人难行路,但对于神魂而言,夜晚的视线跟白天并无区别,反倒是白天有充满阳刚之气的太阳之光照射下来,让它感觉不舒服。

    神魂在本体藏身的两三里范围内缓缓飘飞,寻找猎物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秦子凌便发现了一只肥大的山鸡。

    秦子凌先是一阵惊喜,接着又是一阵犹豫,但最终还是泛起一丝无奈的苦笑。

    “山鸡就山,先上了再说!”

    主意拿定,神魂便扑向了那只肥大的山鸡。

    神魂一扑向那山鸡,山鸡便浑身狠狠打了个颤抖,然后伸长脖子,左右看了看,那对鸡眼竟然透出了诡异的灵性来。

    很快,山鸡似乎认清了方向,然后快速朝秦子凌隐身的岩洞走去。

    进了岩洞,山鸡又浑身打了个颤,然后很快就感觉到了危险,转身就要往洞外跑。

    只是山鸡才刚到洞口,就被拿着砍柴刀的铜尸用刀背直接一刀拍死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