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武侠修真 > 合道 > 第十章 意外

第十章 意外

目录

    

    寒铁掌以掌代刀,走的是迅猛刚烈路线,并没有太复杂的招式,来来回回就五大招式。

    劈山式、崩山式、挑山式、戳刺式、抽捶式。

    再由这五大式演绎出各种实战招数。

    如劈山式,便有正劈、横劈、斜劈、纵身劈、回身劈、擦身劈等等实战掌法。

    南宫越见状“嘿嘿”一声冷笑,然后大咧咧地便直接踏步而前,手起掌刀,直接就是来一个大力劈山。

    南宫越五指并拢起掌刀时,满是老茧的手掌竟然透出了淡淡的红光,仿若铁烧红了一样,掌风袭来,还隐隐带着一丝热浪。

    那是皮膜境界的武徒,猛然发力时,血气随着肌肉筋骨爆发出来的力量在皮膜里面澎湃涌动。

    见南宫越手起掌刀,大力劈来,快速刚猛,气势如虹,秦子凌这一次不仅没有像以往一样惊慌失措,相反心灵一下子进入静如止水的澄明状态。

    这样的状态,使得他的心灵仿若一面镜子一样,不仅纤毫毕现地反映外界一切变化,甚至能从外界空气流动,气机变化中隐隐预测出对方虚实变化,后续招式。

    秦子凌几乎不假思索便往边上快速横移,堪堪躲过南宫越迅猛劈来的掌刀,同时屈膝上抬,猛地撞向南宫越后藏的左手刀,不让它有机会发力,而双掌一手直接以崩山式猛地拍向南宫越劈空的右臂,一手敛指如尖刀,对着他的肋下戳刺而去。

    南宫越本以为自己这一大力劈山下去,迅猛无比,秦子凌惊慌之下,若后退,便正合他意,他可一鼓作气,抢步上前接连劈砍而下。

    若秦子凌用双臂横架抵挡,他已经把功夫练到了皮膜上,这一掌刀下去硬碰硬,就算伤不到他的骨头也必然伤他筋肉,而且他暗藏的掌刀也必会趁机如毒蛇一般出击,戳向他的肚腹,让他瞬间就得疼痛倒地。

    若秦子凌表现得灵活一些,往边上横移躲闪,他暗藏的手掌,可直接以崩山之式猛地侧击,将他拍倒。

    但南宫越万万没想到,秦子凌横移时一点都没有仓促惊慌之象,而且横移得分毫不差,恰好与他大力劈砍而下的掌刀擦肩而过,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掌刀的同时,竟然屈膝顶向他暗藏的手刀,以致他的后招被封得死死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南宫越终究是皮膜境界武徒,反应非常敏捷,暗藏的右手刀一拍秦子凌顶撞而上的膝盖,整个人如同受到了惊吓的猫咪一样,借力往后猛地跃起,躲开了秦子凌戳向他肋下的掌刀。

    秦子凌见南宫越躲开他的掌刀戳刺,心里不禁暗道了一声“可惜”。

    他根底一般,掌力也就一般,不管是以掌刀劈砍还是猛拍,威力都是有限,但若以掌刀戳刺,受力面小,便犹如拿刀戳人一样,威力就很大。

    刚才南宫越若让他一掌刀戳中肋下,恐怕就得疼上好些天,说不定这一战就要提前结束。

    不过撇开秦子凌现在超乎常人的敏锐感应,南宫越真实的实力其实比他还是要强大上一大截,南宫越不仅及时避开了秦子凌的阴招,而且刚才那一掌拍向秦子凌的膝盖虽然仓促,却让秦子凌膝盖隐隐作痛,仿若撞到了石板一般。

    “咦!”正在练掌练力的人都纷纷停下了手,甚至连树荫下,正喝着茶的左乐也放下了茶杯。

    南宫越不是一次两次找秦子凌比武,每一次都是一面倒的蹂虐,众人早就已经见怪不怪,懒得去观看。

    至于左乐就更不用说了,南宫越和秦子凌的比斗对他而言只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,根本上不了台面。

    当然左乐也看出来南宫越是故意在找秦子凌麻烦,不过那又怎么样?活了一把年纪,左乐早就看透了。而且秦子凌以前也是有点傲,没有摆正自己的身份地位,每次南宫越找他麻烦时,他不懂得求饶,而且私底下还老是偷看罗玉珂,明显没有死心。

    左乐是过来人,他知道现实是残酷的,在他看来,南宫越收拾秦子凌对他未尝就不是好事,一来可让他认清现实,夹起尾巴做人,以后出去多条活命机会;二来有机会跟南宫越对练,多少还是能提高秦子凌实战水平。

    当然,南宫越若闹得太不像话,左乐也是会出面的。

    现在嘛,对左乐而言也就年轻人闹着玩,他才懒得管。

    不过,刚才秦子凌竟然没有被南宫越打得手忙脚乱,连连后退,反倒一个横移反攻,打得南宫越都要后跃避让,还真是大大出乎左乐的意料。

    感受到众人纷纷投来的目光,南宫越只感到一股血气只往脑门上冲,气得怒吼一声,如同一头被激怒了的猛虎一样,再次冲步上前,手起掌刀落,依旧是大开大合的迅速刚猛的进攻方式。

    显然南宫越认为秦子凌刚才只是走运碰巧,灵光一现而已。

    秦子凌见南宫越依旧抢中线,踏中宫,对他进行正面攻击,心里暗暗冷笑,神色平静地再次横移,同时趁机反击。

    南宫越没想到自己攻势这般迅速刚猛,竟然接连两次被秦子凌躲过,并被他的反攻给逼得后退,不由得又惊又怒,脸色阴沉得可怕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一段时间没跟你练手,倒是进步了不少啊!”南宫越双目冰冷如刀地盯着秦子凌,脚步平擦着地面蹚出去,绕着他的身子走圈子,双手掌刀不断变化,就像一条随时准备蹿起给人致命一击的毒蛇。

    他终于收起小觑之心。

    相对于南宫越不断绕着打圈圈,一副严阵以待,小心翼翼的样子,秦子凌却站在原地不动,一副气定神闲,胸有成竹的高手架势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得众人一脸讶然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!”就连左乐都被勾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众人讶然之际,南宫越骤然再次发起了进攻,这一次,他完全收起了大意心态,不仅出掌多了许多变化,一改刚才大开大合,想要速战速决的打法,而且还配合上了让人眼花缭乱的脚步。

    南宫越这一变化,方才真正显出了他的天赋和皮膜境界的底蕴。

    秦子凌连连躲闪,并没有反击,神色多了一丝凝重。

    “他的变招太多,太快,而我这身体的根底基础输他太多,就算提前察觉到他的破绽,但我的手脚变化跟不上大脑思维,无法抓住机会。不过纵然他是皮膜境界的武徒,气血澎湃,也无法长时间施展这种狂风骤雨般的密集攻击。现在且先跟他周旋着,等他气息一弱,就是我反击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南宫越见秦子凌被他压着打,气势越来越盛,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狰狞之色,以为只要再加把劲,就可以把秦子凌给打得跟猪头三一样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。
目录 书签
返回顶部